首页 创业故事

CVC势力崛起:耐心资本激励长期创新 “拿钱即站

2018-05-14 本文已影响 700人  未知
原标题:CVC势力崛起:耐心资本激励长期创新,“拿钱即站队”意味或被夸大                                                

  有别于以财务回报为主要目的的IVC(独立风险投资,independent venture capital),兼具母公司战略需求的CVC(企业风险投资,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正在私募股权市场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尤其是在当前募资难的大环境下,CVC借助母公司的雄厚资金支持和技术支持,更能够为创业企业提供有耐心的资本。这种在短期内对创新失败的高度容忍,有利于激励长期的创新成功,从而收获高额回报。

  “过去十年里,CVC呈快速发展趋势。在本世纪初,CVC只占风险投资规模的5%左右。但在过去五年,CVC在整体投资规模中的占比已经超过了20%。全球CVC新增数量是以指数级趋势增长的,在2017年达到最高,年增速达到近50%,到今年略有放缓。”12月17日,在创业邦2019中国企业战略投资暨企业创新峰会上,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田轩提到。

  在中国市场,有联想、腾讯、阿里巴巴等公司及早进行了CVC布局。近日,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腾讯集团副总裁李朝晖曾对外披露,2008年以来,腾讯投资在游戏文娱、电商消费、本地服务、金融科技等领域投资了不少公司,目前已有近70家上市、100多家成为独角兽。阿里巴巴CFO武卫在9月份时也曾表示,阿里目前已经退出50多个投资项目,实现投资收益180亿元人民币。

  生态型公司更适合做CVC布局

  其实CVC不止是大公司的游戏,近几年,今日头条、商汤科技等明星创业企业,也借助资本力量进行CVC方面的探索。那么什么样的企业适合做CVC,企业发展到什么阶段该去做CVC?

  高通全球副总裁、高通创投中国区董事总经理沈劲表示,从美国的经验来看,需要有产业链协同效应的企业才会考虑CVC或者战略投资。但在中国CVC出现了新的特色,比如像商汤这样的独角兽企业也在做投资,投的也还不错。如果企业关心上下游产业链,有这样的需求,可以做CVC投资。

  另外沈劲强调,对CVC来说赚钱也是要有保证的。因为公司的战略可能会有变化,今年重要的业务明年就没那么重要了。但只要投的项目是赚钱的,不管今年还是明年都是有意义的。

  “做投资首先把本职工作做好,投的项目还是要赚钱,财务回报是很重要的。当然也有CVC讲战略是第一重要的,投资回报是第二位的。但对我和对高通创投而言,两者都是重要的。”他说。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兼管理合伙人贺志强也认为,赚钱是CVC的及格线,但CVC确实也要服务公司的战略,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现在,旷视科技、美团等都在做CVC,这跟时间没有太大的关系,跟目的很有关系。

  “企业是否做CVC投资还是需要结合自己的企业战略需求,生态型公司对投资的需求会更烈一些,非常垂直专注的企业或许不适合去做投资。”李朝晖说。

  他表示,投资也有很多的方式和形态,有些企业不一定适合做股权投资,但它适合做并购。比如思科等有代表性的美国企业服务公司,它的成长历史就是一个并购史。

  对腾讯投资来说,目前还是以少数股权投资为主。“这两年在一些适合领域,我们会多做一点点并购,但仍然是非常谨慎的状态。”他说。

  接受CVC投资不是非此即彼的站队

  对初创企业来说,接受CVC的投资是否就意味着站队,对公司未来的业务方向将带来巨大影响?

  “大家经常说站队的事,我觉得不用把这件事情想得那么严重。”李朝晖说,“有很多企业同时接受了腾讯、阿里的投资,大家和平共处。从长期来看,不管是企业内部,还是在投资这件事情上,能够平衡各方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能力,站队也不一定是非此即彼的过程。”

  他表示,不同企业有不同的业务策略和投资策略,腾讯和阿里的风格就很不一样。阿里更强调自己的业务整体性,对业务的强管控,腾讯更强调对企业家的支持,更加强调比较市场化、社会化的公开竞争。这两者之间并没有直接冲突,更多是看在什么时间,创业者选择更适合自己的投资人。

  沈劲在此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不同CVC都有自己不同的做法,业界确实有一些CVC会规定,比如接受投资后必须要用他们的产品,甚至还有一些排他条件。他们会认为既然创业者们要拿CVC的资金,就要接受这样的条件。

  “但高通创投不会做这样的限定,我们秉持开放的态度,还是希望被投公司能成长。如果我们以各种限制束缚了他们的成长,我认为这是违背我们投资的初衷的。”沈劲说。

标签:

下一篇 上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