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创业故事

B站商业模式单一 14亿弹幕用户的青年亚文化仍面

2018-05-14 本文已影响 524人  未知
原标题:B站商业模式单一 14亿弹幕用户的青年亚文化仍面临危机                                                

   一个不盈利的行业模式不是一个好的商业模式,但一个大众化的文化又失去了独特的意义。
  B站,这个名字如果去问70后甚至80后,多数人都不知道是什么,但却是00后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
  B站,哔哩哔哩(英文名称:bilibili,简称B站),现为国内领先的年轻人文化社区,该网站于2009年6月26日创建,被粉丝们亲切地称为“B站”。
  最近B站又火了一把。连央视新闻也入驻B站,00后的小朋友们又多了一个上B站的理由。
  12月8日,活跃在B站混剪视频里的央视知名主播朱广权,通过一段视频,官宣央视新闻正式入驻B站。“前排合影”“我在B站看C站”“我们小破站有排面”……B站网友也通过疯狂滚动的弹幕表达对它的欢迎。
  “妈妈,我在B站看新闻呢”
  事实上,近年也有越来越多的主流媒体和政务机构都选择将网络平台作为重要的宣传阵地。
  除了央视旗下媒体矩阵,包括观察者网、《环球时报》、《中国日报》、诸多地方共青团等机构也已入驻B站。其中,也不乏如共青团中央、观视频工作室、央视频等粉丝量数百万的UP主。
  央视积极拥抱年轻人并非偶然。
  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预测,到2020年,Z世代将贡献中国在线文娱市场消费的62%。拥有创作能力和表达欲的年轻人,是主流新闻信息的重要传播者,甚至成为二次创作的内容生产者。
  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已经30岁,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而与社交媒体同步成长的00后也迫近20岁大关,即将迈入社会。他们对关系自身利益的时政、经济新闻,对国际事务的了解意愿都在增强。而B站拥有大量高知识素养用户和和谐的社区氛围,使得B站相比其他平台来说,对有价值和调性的内容需求庞大、多元化且更加宽容。
  年轻人与主流新闻之间语言形态、收视习惯上的矛盾,正在逐渐被打破。而B站用户对高质量严肃新闻的需求,与对学习类内容的追捧其实本质一样。
  今年上半年,“B站是全球最大学习平台”的说法在网络上不胫而走。数据显示,2019年有2027万人在B站学习,相当于高考人数的2倍多;被B站用户称为 “study with me”的学习直播,已晋升为B站直播时长最长的品类。
  与物理、法学、语言学等内容一样,新闻也是“学习内容”的一部分,是年轻用户渴望了解世界、参与公共事务的重要途径。在B站,以共青团中央、观视频工作室、央视频为代表的热点解读、知识剖析类账号,如今都是百万粉级别的知名UP主。
  游戏直播权独占鳌头
  B站目前拥有动画、番剧、国创、音乐、舞蹈、游戏、科技、生活、娱乐、鬼畜、时尚等分区,并开设直播、游戏中心、周边等业务板块。
  丰富多样其二次元感觉丰富的特征使得B站在00后中非常吃得开。
  然而最近B站又做出了一个大动作,8亿元买下了LOL(英雄联盟)的直播权,让不少人惊掉了下巴。
  《英雄联盟》的流量价值不用赘述,可以说,LOL的直播权一直是各大游戏直播平台争抢的香饽饽,哪个平台拿到就意味着掌握了巨大的流量和变现可能。
  12月3日,哔哩哔哩(B站)以8亿人民币价格拍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赛)中国地区未来三年独家直播版权,也令其他参与竞拍的直播平台感叹“太壕无阻”(出手太壕气已经无法阻挡)。
  有电竞圈业内人士对懂懂笔记表示,8亿的价格的确偏高,因为赛事的打赏、转化情况不高,后期收益未卜,此次独播权的合理成交价格应该在5亿元以内,“8亿已经超过这个合理价格太多了,感觉就是个赔本买卖。”
  但从B站花天价拿下这个代理权背后的各方面因素来看,他们显然是打算在弹药充足的前提下,在电竞生态领域放手一搏。
  对于电竞和游戏直播行业,B站早就野心勃勃,但是此番能否借助LOL独播权完成战略转型,仍是一个未知数。
  亏损严重营收结构单一,高度依赖FGO风险较大
  B站虽表面看着风光,但存在的问题也颇多,而影响最大的可能是营收盈利问题。
  据美股研究社报道,B站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B站实现15.4亿元人民币的总营收,同比增长50%,净亏损3.15亿元,2018年同期亏损7030万元人民币。可见B站亏损严重,并且还在加剧。
  而且,其营收严重依赖游戏。2019年第二季度游戏营收达 9.2 亿元,约占总收入的60%,这个比例相比过去有所降低,但依然没有达到B站CEO陈睿曾多次在电话会议中描绘B站理想的收入结构——非游戏收入占总收入的一半。
  这表明B站营收存在结构单一的问题和较大的营收风险。一旦代理的FGO出现任何问题,对于B站来说都是较大的打击。
  另外,在游戏业务中,B站对于FGO和碧蓝航线两款游戏的依赖进一步加剧了营收风险。根据 B 站招股书的数据,2017 年,FGO收入占手游总收入的71.8%,碧蓝航线为12.7%,其余所有产品加起来也只有15.5%。几年过去,B站营收结构有所改善,但对于FGO的依赖性依然较大。
  很多业内人士认为,如果没有FGO,B站(BILI.US)不可找实现商业化的突飞猛进,更不可能在2018年实现上市。FGO固然是二次元游戏的常青树,但是B站迄今尚未找到下一款FGO,它的游戏发行业务(不包括联运)似乎遇到了瓶颈。
  但也有不少反对的声音,他们认为,在二次元游戏领域,B站是天然的第一垂直渠道。
  B站的“视频社区”业务与“游戏发行/联运业务”,不是简单地拼凑在一起的,而是天造地设的自然结合。
  二次元游戏用户与核心二次元视频用户的重叠度很高。
  以B站旗舰独代游戏FGO为例:其实早在2016年9月iOS端和10月安卓端国服上线之前,B站已经积累了很多Fate的粉丝,很多玩家是先接触到《Fate/stay night》的动画。
  B站对Fate系列动画均有正版采购,包括《Fate stay night》系列、《Fate/Apocrypha》和《Fate/EXTRA Last Encore》等,Fate系列的二次创作在B站一直非常热门。根据我们的观察,在FGO国服上线初期,大部分种子用户都是通过“二创”主动找到游戏而“入坑”,B站甚至不太需要主动导流!
  此外,FGO国服玩家也包括很多“新粉丝”(与Fate系列IP老粉丝相区别),因为即使玩家没看过任何一部Fate系列的动画,也不影响玩家玩FGO以及理解游戏的世界观与剧情。关键在于:“二次元”内容形式不分家,二次元风格的ACGN用户群有高度重叠。
  二次元圈子过于封闭,难成大器?
  二次元领域是一个属于年轻人的时代,但可能也正因如此,这类“青年亚文化”的圈子显得与社会更大的圈子有些格格不入,外界的人也很难融入其中,这或许也会成为B站成长起来的弊病之一?
  比如以下这些词你知道是什么吗?
  二次元、Z世代、VLOG;弹幕、二创、鬼畜、鸡你太美;大碗宽面、丞相 VS 司徒、元首的愤怒;小麦亩产一千八、朕封你为格拉摩根伯爵。
  三个因素促成 B 站自成风格的社区文化:
  首先,B站早期UP主(即创作者)的作品集中于二次元(日本早期动画、漫画、游戏等作品以二维图像构成,相关爱好者称其为“二次元世界”),圈内用户清楚这一套话语体系和符号形式。
  其次,B 站对会员卡得严,不通过答题成为正式会员,你连基本的弹幕都发不了!所以,像什么李毅吧出征Facebook的事永远不可能发生在B站,不然你以为在B站被黑成炭的蔡虚鲲是那么好惹的吗。
  然后,B 站有一套“朝阳群众”式的程序控制风气。会员等级超过Lv4,且90天内无违规,参与实名认证后,可申请加入风纪委员会参与举报、封禁审核。早期的用户就是自带干粮无私奉献维护社区文化。
  但是你得知道,文化属性太强的社区固然气氛好,但却难以规模化变现。社区就像用户的家,假如你天天在家里打游戏、卖商品、念广告词,不好意思,这么强的侵入感,家人能答应吗?就像微信朋友圈的广告收入就是提不上去,因为用户把朋友圈当做“私有领地”,所以Ad load负载有限。
  而且,二次元文化对于社会来讲是一种“青年亚文化”,类似于早期英国嬉皮士、朋克等小众文化,而这类的文化最终都会面临一个结果,就是被收编。
  为什么青年亚文化存活时间不会很长?底层逻辑是这样的:
  青年一代是社会的希望,历来是主流文化实施权利的重点对象。当青年亚文化的风格出现并且开始自下而上地传播以后,主流文化当然不会坐视不理。它会一刻不停地对青年亚文化进行界定、贴标签、遏制、散播、化解、消毒、利用、开发……试图把亚文化的风格整合、吸纳进占主导地位的社会秩序中,这一过程就是“收编”(incorporation)。
  而要摆脱这一宿命,除非放弃营收,但这违背商业本质,可以忽略不计。二则被收编。三则放开亚文化,走向商业化道路。
  因此,通过以上几点分析,B站是否可以走得长远真的是个未知数,虽然这是很多UP主们不愿看到的景象。

标签:

下一篇 上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